城市的親水時光
駐區(站)藝術家
街頭劇場
麻粒試驗所 
Yang-huei Chiang

黃子欽 
Tzi-chin Huang

無重力 
Zero-Gravity

鍾文音 
Wen -yin Chung

駱麗真 
Li- ch en Loh

林珮淳 
Pey-chwen Lin

小草藝術學院 Spring Grass Art
葉蕾蕾 Lili Yeh
潘娉玉 
Ping-yu Pan

許拯人 
Cheng-Jen Hsu

顏艾琳 
Ai-lin Yen

吳達坤 
Dar-kuen Wu

李俊陽 
Jiun-yang Li

陳景林、馬毓秀、林明賢+居民、義工

黃子欽  Tzi-chin Huang

藝術家介紹 理念與過程 現況與作品

現況與作品 / Guide to the Artist’s Work

迪化街二段386號  No. 386, Dihua Street, Section 2   

作品導讀協同策展人 羅秀芝

我不是去重新挖掘,我是去感受。我沒有給作品力量,是作品給我力量。當我感受到,生命是這樣在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象徵、隱約的關係中,潛移默化地被滋養著,我便感受到生命的力量。那物與像也在同樣的力量支撐中獲得新生。
一個門牌號碼,隱藏著什麼樣的記憶密碼?眼前的紅磚與苔綠又寄語了什麼樣的悠悠歲月?
回憶是人類的稟賦也是特權,潛入記憶深處的則通常是那些最不起眼的平凡日子裡的浮生片刻,這些記憶裡的生活畫片,卻是生命裡重要的支撐。
基於對過往的執迷以及對當下的深情,黃子欽利用考古學與考現學的方式,探訪、尋找、集結、解構與重組此地居民的生活記憶。
藉由藝術將生命的氣息灌注已然頹廢的屋宇,利用影像與符號和斑斕的陽光,將塵封已久的迪化街二段386號的生活浮世繪宛然重現。展出期間,過客在此的拍照留念,既是為未來增加記憶的畫片,也是不忍見其荒蕪的永恆祝福。

What mnemonic codes are hidden behind a doorplate? Of what distant times do red bricks and green moss speak?

Recollection is the gift and the privilege of human beings. What floats up from the depths of our memories are usually unspectacular moments from ordinary days. Yet these recalled fragments of life are an important source of sustenance.

Based on a love for the past and a passion for the current moment, the archaeological and contemporary cultural explorations of Huang Tzi-Chin collect, deconstruct and reassemble the living memories of local residents.

Through art, the breath of life is infused into the dilapidated and crumbling houses. Images, symbols and bright sunshine resurrect the dusty past of No. 386, Dihua Street, Section 2. Photos of exhibition visitors become the fragments of future memories, and an eternal blessing on its unbearable desolation.

 

   


English TOP

【理念與過程 / Concept and Process】

當一座建築物,被使用百年,甚至更久,那奡蕈g有超過三代的人住過,曾經        門庭若市,曾經是附近鄰居每天經過,相互問候聊天的地方。這樣一間房子,如今沒落了,殘破了,屋主已經搬走,屋壞了也無人修補,裡面長了青苔和雜草,這樣的房子,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呢?如果我小時候在這裡長大,我在那房子的門口遊戲玩耍過,那房子的主人有時拿糖出來給小孩子吃,我的父母也常常跟這屋子的店面買東西,每次買東西就會聊天,一聊就聊半小時,而我就趁機在旁邊聽他們大人之間發生的故事。這樣的房子如今破落了,震災、水災沒有讓它倒下,但環境的改變是它最大的殺手,也許是一條路的改變,也許是一個很不經意的事件,讓整個氛圍遭到破壞,無法延續。當我經過這樣的一棟屋子時,我的心裡會怎麼想呢?我每天看著它,一日比一日敗壞時,我能做些什麼呢?
這就是我在想的事情。當我到了迪化街二段386號,我心裡想,如果這是我成長的環境,我想為它做些什麼?我當然無法喚回過去美好的時光,無法讓它恢復成過去原有的樣子,即使再令人懷念,過了也就過了。但是我可以用藝術的手法,讓別人感受到,在目前這麼不起眼的地方,過去曾經有一些事情發生,這裡曾經是個令人懷念的地方。
並不是說這裡曾經發生過很了不起的事,而是,這裡也跟你家或我家一樣,曾經每天都熱熱鬧鬧的發生一些日常瑣事,那些很簡單的事,例如媽媽倒一杯水給爸爸喝,小孩考試得高分在家裡很驕傲,家裡冬令進補用中藥燉了一隻土雞,或者女兒上學前,多看了修理鐘錶的爸爸一眼等等,都是一些小事情,但在我們長大後,這些小事卻常常成為我們最容易回憶的畫面。
在這簡簡單單的事情中,有一種力量孕育著。它陪伴著我們長大,薰染著我們的價值觀,也成為我們長大後最重要的記憶。這個力量的根源,就是我想去碰觸的,我相信,如果接觸到那種力量,我就能喚回大家共同的感情,讓大家想起,我們都是這樣成長的,而這裡就不只是孤獨的迪化街二段386號,而是你我共同都曾參與其中的迪化街二段386號。
Reborn! 「新生!迪化街二段386號」
概念是容易的,因為它很滑溜,不易把握,容易閃躲。這樣的感覺像幽靈,似有若無,也不清楚它要往哪裡去,如果不能為它尋找立足點,並延伸出去,當然就無法稱為「新生」了。
新生,不是說了就有的東西。新生有一個艱苦的過程。既然原有的東西,是密密實實的時光走過,一步一腳印所留下的物與像,如今它被時間一點一滴的帶走,只殘留一些痕跡,我若想把它喚回來,也必須是密密實實,一步一腳印的,但又無法不是象徵的,以及充滿想像力的,招喚它回來。那令人想起哪吒的蓮花再生,不是一聲咒語就完成,而是一長串七天七夜的複雜儀式。
當第一次踏進迪化街二段386號之前,原本的想法只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將一些屬於台灣的符號重新辨認,解構,並重組起來。但進入這棟現已殘破不堪的房子後,我感覺到,有一種更厚實的力量,隱藏在那些簡單的符號背後。若不去跟隨那隱藏的東西,只是使用符號,那我便像只作招喚幽靈的魔術,而忽略了生命的實質力量。
於是,我一步步去回溯,殘留的形式與概念的原始立足點。我想在不斷流逝的時空元素中,把那些產生力量的物與像的關係,重新建立起來。在一段長時間中,人們來來往往,事情不斷發生,時間的洪流將386號變成廢墟,但那些力量仍在。
因此時空的元素加入了辨認、解構,重組的過程,當地居民的生命歷程,生活方式也開始有了意義,並產生連結。這個過程裡,有考古,也有考現。
當過去生活的象徵符號與現在的象徵符號一起重現,當居民的生活成了長長的浮世繪,在這裡一定會產生什麼新的力量吧?
於是,迪化街二段386號誕生了!那個誕生的力量,最後我發現,並不來自於很特殊、很奇偉的事件,或者很個別的記憶。那個力量,自古就是,而且將來也是,都是日用而不知的小事,都是當時平淡到對我們如同隱形,而幾十年後,我們才發覺,那些是多麼重要的生命的支撐。
考古與考現的縱橫交錯,給予這個空間新生的力量,過去塵封的事物與記憶並未被摧毀,它只是隱藏。

作品擬分成兩個部分:

一、 運用靜態展示的方式,模擬重現歷史中的商店街道,結合圖像拼貼與影像裝置的方 式,以藝術手法「還原」當時的建築外觀、屋內擺設、生活 氣味等,「再現」大龍峒的歷史記憶。
二、 利用一間廢棄或閒置的房舍,藉由包裹、拼貼和裝置等手法,實際建構一間結合歷史考古與當代考現的記憶屋宇。



作品施作過程紀錄 / Chronicling the Construction Process

  

     


English TOP

【藝術家介紹 / About Artist

黃子欽  Tzi-chin Huang

現任
視覺藝術自由工作者。

展覽
曾獲台北國際攝影節新人獎首獎
2001 不連續記憶體—櫥窗展——誠品書店台大店
2000 移植再生—台灣當代紙上拼貼展——
1999 從觀看到解讀—台灣當代影像藝術展
Taiwan ContemporaryImaging Art1990-1999
1998 第七屆攝影新人獎得獎作品展——恆昶藝廊
1997 青年攝影家聯展
「Members of Young Photographers '97 Exhibition」——韓國大邱市藝術中心

1997 第六屆攝影新人獎得獎作品展
1996 第五屆攝影新人獎得獎作品展

學歷
994 國立台灣藝術學院美術工藝系畢業

藝術家作品 / Artists and their Works
我的台北                           固體記憶   
 

English TOP